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畜牧业  >  行业动态
我国种猪主要垂直传播性疫病流行态势分析及控制策略探讨
【发布时间:2017-10-13】【来源:市动物疫控中心】 【阅读次数: 57】【 我要打印 】【 关闭


1507858039008035992.png


    为贯彻落实《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 (2012—2020 年)》,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从2011 年起对全国近 100 家重点原种猪场持续 开展猪伪狂犬病、猪瘟、猪蓝耳病、猪细小病毒病、 猪圆环病毒病等 5 种主要垂直传播性疫病监测,并于 2016 年增加了对 19 家种公猪站的监测,较为全面地掌握了国内重点原种猪场和种公猪站主要垂直 传播性疫病的流行状况,为科学开展种猪疫病的防 控与净化提供了技术支撑。从监测情况看,当前我 国种猪场疫病感染情况较复杂,防控任务艰巨,建 议国家在已有监测净化工作的基础上,进一步完善 落实种猪疫病防控措施,加大政策与技术支持力度, 促进行业共识,从种猪源头控制动物疫病。

    1.1 原种猪场

    1.1.1 猪伪狂犬病感染率逐年降低。一是猪场阳性率和个体平均阳性率逐年下降。从 2011 年到2016 年,场阳性率由 64.3% 下降到 25.3%,个体平均阳性率由 17.8% 下降到 13.7%。二是猪场伪狂 犬病净化转阴效果明显。截至目前,在现有 91 个监测猪场中,有 24 个场转阴并保持 3 年以上,其中17 个场转阴并保持 4 年以上。

    1.1.2 猪瘟感染率低,流行态势较为平稳。猪瘟 个体平均阳性率维持在 0.02%~0.11% 之间,场阳 性率维持在 1.0%~3.2% 之间。

    1.1.3 猪蓝耳病感染加重,出现反弹。一是猪蓝 耳病从 2015 年起出现较大反弹,2016 年的个体平 均阳性率(4.9%)和场阳性率(38.5%),均大大 超过 2014 年的记录(1.2% 和 22.0%)。二是感染 毒株类型复杂,混合感染情况严重。所监测到的猪 蓝耳病毒株涵盖了国内所有类型。2016 年 5 个猪 场同时检测出欧洲型和美洲型病毒,4 个猪场同时 检测出 NADC30 类毒株和 JXA1 类毒株,1 个猪场 同时检测出 JXA1 类毒株和美洲经典毒株。三是新 传入的美洲变异株 NADC30 类毒株和欧洲经典毒 株流行范围扩大。美洲变异株 NADC30 类毒株阳 性场数由 2013 年的 1 个扩大到 2016 年的 11 个。

    1.1.4 猪细小病毒感染较为严重。一是污染面大, 场阳性率常年维持在 82.0% 以上;二是个体感染 情况较严重,虽然在 2013—2015 年曾好转,但在 2016 年出现较大反弹,个体阳性率达 33.6%,同 比上升了 74.1%;三是流行毒株类型多,45 个阳 性猪场部分基因测序结果显示,毒株类型涵盖猪细 小病毒 5 个主要亚群中的 3 个,包含了国内所有病 毒亚群。

    1.1.5 猪圆环病毒持续存在。一是污染面大,场阳性率常年维持在 88.0% 以上;二是个体阳性率 呈上升趋势,由 2012 年的 21.7% 上升到 2016 年的 37.8%;三是流行毒株类型多,包括 3 个 PCV2b 亚 群(PCV2b_1A/1B/1C) 和 2 个 PCV2a 亚 群 (PCV2a_2A/2D),其中致病力较大的 PCV2b 亚 群比例较高,占 73.7%。

    1.1.6 病原混合感染多、流行情况复杂。2016 年36 个猪场同时检出 2 种病原,37 个猪场同时检出 3 种病原,10 个猪场同时检出 4 种病原。

    1.2 种公猪站

    公猪携带病原情况较原种猪场严重,猪蓝耳病、猪伪狂犬病、猪圆环病毒病和猪细小病毒 病 4 种病原均能监测到。除猪蓝耳病个体平均阳性率低于原种猪场以外,种公猪站的猪伪狂犬病 (40.0%)、猪圆环病毒病(86.7%)、猪细小病毒病(86.7%)平均场阳性率分别比原种猪场高 59.3%、28.5% 和 29.8%,猪伪狂犬病(19.8%)、猪圆环病毒(47.4%)个体平均阳性率分别比原种 猪场高 32.3% 和 22.3%。

    1.3 公猪精液

    公猪精液传播猪圆环病毒和猪细小病毒的威胁不可忽视。全国 84 家重点原种猪场种公猪精液的猪圆环病毒、猪细小病毒平均场阳性率 分别为 4.8%、17.9%,个体平均阳性率分别为 0.9%、6.0%。全国 17 个省种公猪站种公猪精液猪圆环病毒平均场阳性率为 11.8%,个体平均阳性率为 2.3%。

    2 防控情况分析

      2.1 猪伪狂犬病全国原种猪场伪狂犬病净化已形成广泛行业 共识,防控工作初见成效。该病的净化获得多方支 持:一是获得下游引种企业的支持。猪伪狂犬病免 疫净化可以降低野毒感染几率,提高母猪生产性能, 增加企业利润,因此引种企业需求迫切。二是获得上游种猪企业支持。猪伪狂犬病免疫净化技术较为成熟,示范带动作用显著,打消了种猪企业的顾虑。 三是获得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的支持。净化种猪动 物疫病,降低病原传播风险,有利于生猪产业健康 稳定发展,但是部分场阳性率较高,净化存在一定难度。当前猪伪狂犬病阳性场的个体平均阳性率较 高,平均达 54.7%,其中近一半阳性猪场的个体阳 性率超过 70%。可以判断,这些阳性猪场净化动 力或实力不足,短期内无法实现猪伪狂犬病净化。

    2.2 猪瘟 大多数原种猪场的猪瘟得到了有效控制乃至 达到了免疫净化,感染率很低。但要进一步提升防控效果,直至在全部种猪场实现猪瘟净化,仍面临诸多制约因素:政策层面,目前普遍采取免疫防控措施,但活疫苗干扰了监测净化工作;技术层面, 缺少鉴别免疫与感染的有效技术手段;经济层面, 要实现非免疫净化,上游种猪场需要大量投入,而下游引种企业又对非免疫的猪瘟阴性猪需求不足。

    2.3 猪蓝耳病 近年出现感染反弹。一方面,由于缺乏统一 的疫病防控措施,养殖场内部净化工作难以开展。 虽然企业有控制猪蓝耳病的需求,但对现有防控技 术措施有顾虑,难以达成共识,需要进一步探索、 验证和示范。其中原因:一是若采用非免疫净化方 案,担心大环境病原污染重,万一传入病原,企业 损失很大;二是因为绝大多数猪场使用猪蓝耳病活 疫苗,因鉴别诊断技术并不成熟,难以区分疫苗免 疫和野毒感染;三是阴性种猪购买成本高,驯化适 应工作有风险,竞争力不强。另一方面,引种导致 了新毒株传入国内。原种猪场蓝耳病阳性率反弹时 间在 2015—2016 年。这与 2013—2016 年感染新 传入的猪蓝耳病 NADC30 类毒株的原种猪场和个 体数量增长相吻合。这 4 年间,NADC30 类毒株 个体平均阳性率分别为 0.03%、0.03%、0.63% 和 1.09%,阳性原种猪场数量分别为 1、1、4 和 11 个。

    2.4 猪细小病毒病和猪圆环病毒病 种猪场感染较为严重的主要原因是企业不重视,未采取有效措施。虽然净化技术可行,但对猪 细小病毒病和猪圆环病毒病控制需求不迫切。一是 下游企业对病原阴性猪需求不大。由于猪细小病毒 病和猪圆环病毒病对猪场生产的危害相对较小,且 疫苗免疫具有一定保护作用,加之种猪需求量最大 的商品猪场猪细小病毒病和猪圆环病毒病个体阳 性率普遍较高(2016 年 23 个省生猪屠宰场监测阳 性率分别为 50.5% 和 80.1%),在未控制和净化猪 蓝耳病等主要疫病之前,下游引种企业对猪细小 病毒病和猪圆环病毒病病原阴性猪需求不大;二是 种猪企业对净化成本有顾虑。种猪场猪细小病毒病 和猪圆环病毒病场平均阳性率(分别为 95.6% 和 92.3%)和个体平均阳性率较高(分别为 33.6% 和 37.8%),加之目前猪价较高,此时大范围淘汰种猪, 净化成本非常高。即使种猪场不考虑成本,目前国 内外也难以提供阴性后备种猪群。

    2.5 种公猪精液 携带病原情况不容忽视,疫病防控存在盲区。 公猪精液传播疫病的能力更强、传播的范围更广, 从控制传染源角度看,种公猪疫病净化意义更大。 同时,种公猪存栏少、淘汰周期短、精液易于检测,从净化技术和代价看,种公猪疫病净化工作更可行。但目前种公猪站和公猪精液的疫病控制工作存在不足。一是种公猪企业对疫病防控工作不够重视,片面追求性能;二是种公猪站采样难、检测难,相关部门开展疫病监测和监管工作较少。

    3 防控建议

    3.1 细化种猪疫病控制措施

    3.1.1 猪伪狂犬病。鉴于目前猪伪狂犬病的净化 成效,且猪伪狂犬病阴性种猪供应有保证(2015年国家定点监测结果显示,抽样的种猪场阴性场 占 66.4%),建议将猪伪狂犬病作为优先净化病种, 在全国统一推进净化工作,包括尽早出台净化时间表,设置净化标准和 3~5 年的净化过渡期;对于不达标种猪企业,到期一律吊销种畜禽生产经 营许可证。通过推动猪伪狂犬病净化工作来带动 其他疫病的净化,最终实现我国种猪行业主要疫病的净化目标。

    3.1.2 猪蓝耳病、猪瘟。聚焦核心群,推动种猪企业开展核心群的免疫净化工作,争取 5~10 年内在种猪核心群实现猪蓝耳病免疫净化控制目标。同时,加强净化技术集成与示范,开展种猪企业猪瘟 和猪蓝耳病非免疫净化试点,解决技术难题。

    3.1.3 猪细小病毒病、猪圆环病毒病。以鼓励为主, 引导企业自主开展净化工作,积极储备净化技术和经验。

    3.1.4 加强销售流通环节监管。销售的种猪必须 达到伪狂犬兵 gE 感染抗体和猪瘟病原阴性要求。 销售的公猪精液必须达到猪伪狂犬病、猪瘟、猪蓝 耳病、猪细小病毒病和猪圆环病毒病原阴性要求。

    3.2 制修订法律法规和支持政策

    3.2.1 出台《种猪健康标准》,修订《跨省调运种用、乳用动物产地检疫规程》。确定销售种猪和公猪精 液的病原控制要求,调整跨省调运种用、乳用动物 检疫规程涉及的实验室检测病种。将种猪检测病种 调整为口蹄疫、猪伪狂犬病、猪瘟;公猪精液检测病种明确为猪伪狂犬病、猪瘟、猪蓝耳病、猪细小 病毒病和猪圆环病毒病。建立畜牧兽医部门种猪疫 病监管和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联动机制,倒逼种猪 企业开展疫病防控和净化工作。

    3.2.2 出台引导企业开展疫病净化的扶持政策。将净化与现有畜牧、兽医有关扶持政策相结合, 设立净化专项基金,给予通过净化验收的企业物 质奖励。

    3.2.3 出台促进种猪企业及时报告、处置新传入重点外来病的补贴政策。对于及时报告、处置新传 入重点外来病的企业,中央财政应给予高比例的资 金补助,以避免病原进一步传播扩散。

    3.3 加强技术研发

    3.3.1 疫苗和诊断技术研发。疫苗方面,重点研发猪瘟、猪蓝耳病新型基因标记活疫苗和高效灭活 疫苗;诊断技术方面,重点研发用于区别疫苗免疫 和野毒感染的鉴别诊断技术、用于监测外来病的新 发疫病诊断技术、用于大规模监测的高通量检测技 术和用于现场采样的快速采样技术。

    3.3.2 净化集成技术研究。在技术集成方面,要体现综合性,既要加强免疫预防、监测诊断等应用技术,也要加强及时淘汰、无害化处理、检疫隔离 等管理措施,同时要体现层次性。国家层面要制定 单病种净化技术指南;地方层面要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区域性操作方案。在技术示范方面,优先在防疫意识强、基础条件好的种猪企业中开展净化,优先选择具有较好技术支撑、较小污染面的病种。